李木子

新人写手 随笔&短篇&李木子

#K远#《梦》

啊啊啊啊啊啊猜猜你好棒😊。k远由我来守护!!

耦俱无猜:

有没有一种可能,某一天睁眼醒来,你所熟知的一切翻天覆地般截然不同。Karry与马班长息息相关的生活一夜之间土崩瓦解,这究竟是突然多出来的相爱多年的记忆,还是他做的一个梦。


 


正文:


 


他可能做了一个梦。


粉笔刮过黑板的尖锐噪音划破沉闷的课堂,也唤醒了打瞌睡的Karry。单手撑着额头的Karry恢复意识之初,脑海里不断重复回荡着马思远低声压抑的那句“你给我滚”。


数学老师是个50多岁的老古板,粉笔一丢砸中他头顶的涡旋。Karry睁着睡眼抬头,老头儿板着脸让他起来回答问题。


电风扇吱呀吱呀作响,窗外的蓝天飘着几朵白云。老师这话一落,班里立刻炸开了花,一阵阵窃窃私语此起彼伏。


Karry感觉不太好,他已经很久感受过这种闷热天气带来的烦躁感了,愣愣地望着黑板的题目脑子里一片空白。美国名牌大学毕业生Karry王嘴巴动了动,说了个答案,老头儿竖着眉毛训斥几句让他上课打起精神。


他低头盯着反光桌面看了数秒,目瞪口呆了。翻出手机看了看,2014年。


这不是他14岁的样子吗?!


发生了什么事?!


为什么一觉醒来他突然回到14岁了?!


一连串毫无头绪的疑问砸过来,脑袋要炸裂了。


明明昨天刚跟马思远吵完架,才打算主动道歉,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初二。Karry呆坐在座椅上,感觉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这里是他初二回国转学的学校,也是在这个学校的自习室里认识了他的马班长。


对了,马思远还在这里。


想起那个逗一逗就浑身炸毛的马思远,Karry弯起嘴角,低头露出一个带着羞涩的微笑。


下课后,Karry背起挎包就往自习室走,却被人一把扯住,卫斯理不解地问他要去哪儿,他愣了愣答道,自习室啊。


“你不是要走了,还去那里干什么?”


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又把他砸的说不出话。


“今天几号?”


“5月28号。”


Karry挠挠后脑勺,忽然有点不知所措。十年前的他好像已经把分别的信件夹在那本小王子里了,而如今他想起这一切,心里憋闷得很。他很想去见他的马班长,可如果贸然去了会不会改变历史?


“我去看一眼就好。”


他说着转身就走了,迫不及待。


13岁的马思远,还是他记忆中那样吗?十年前没有跟他道别就离开了,想必他会生气吧。想到他皱眉的表情,Karry又笑了。众人口中对人又好又温柔的马班长,被他一撩就炸毛,总是不经逗,但是生气的样子十分可爱,尚且年幼的还未爱上他的马班长……


啊……说起来,这时候的马思远还没有喜欢上自己呢。


Karry刚好在自习室门口刹住脚步,有些恍惚地探头一看,自习室里灯火通明,马思远坐在一群小伙伴中间,低着头读手中的信。Karry看清楚了那是他写的信,哎,他在哭。


马思远竟然在哭。


Karry微微张了张嘴,就见一滴泪珠沿着马思远挺直的鼻梁坠落,弄湿了他精心挑选的信纸。


他几乎……没有见过他哭成这样。


好像眼泪止不住一样。


Karry慢慢转过身靠在墙上,心情复杂得如同中了五百万彩票却发现丢了兑换票。他很想冲出去告诉他,你哭啥啊哭,都丑死了。


他还以为马思远会很生气自己突然要离开呢。


他忽然很想抱一抱他。


走到角落里,坐了很久,Karry听到自习室的人逐渐离开的声音,才慢慢走过去。推开门,仿佛马思远还坐在那个位置,一抬头就看到自己进来,接着露出一个别扭又暗自愉悦的表情。每次都看得他心痒痒,想捏捏他的脸。


沉浸在记忆中的Karry站在门口傻笑,他的小班长,感觉陌生又遥远,明明近在眼前可记忆已经变得模糊。


外壳14岁的内里装着一个快25岁的灵魂,连同记忆也是泛着暗淡的黄色,Karry忽而眼睛泛酸,这是真的么?他回到了过去,见到了13岁的马思远,那么他们相爱的那几年呢?去哪儿了?为什么消失了?那些亲吻拥抱甚至做爱的记忆,是真的还是假的?还是那仅仅是他做的一个梦而已?梦醒之后他还是即将要与马思远分离么?


“Karry?”


略带诧异的呼唤近在身后响起,是马思远清亮的奶音。


他回头,对上圆滚滚黑不溜秋的大眼睛,灵魂要被吸进去一般。
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
“我落了点东西。”马思远回道,又问,“你……不是要走了吗?”


他刚哭过,眼睛还泛着血丝,看得Karry一阵心疼。好想抱住他。可是现在做这个会被当成变态吧……


凑的太近还闻到了一股马思远独有的奶香味儿,Karry心猿意马,眼神温柔得要滴出水。


马思远看着他眼里的深情,不由愣了愣,很快暗自告诉自己,假的,是桃花眼低垂凝视自带的效果。


“你……”


“你……”


两人不约而同开口又默契打住,再度同时说,“你先说。”


尴尬的氛围被冲淡,马思远绕过他,进了自习室,拿起遗漏的书本,却站在桌前迟迟挪不开步。《小王子》还摊开放在桌上,他告诉自己要把它合上放回原处,可是身体不听使唤。


他只是刚好抽中了这本书,才不是特意要把信夹在这一页。


马思远,你想太多了。自作多情是人类的通病。他的心里反复回荡着的自嘲的话语。


这么清醒、理智地告诉自己,可是却无可避免地,有一点点悲伤。


对啊,他又不喜欢你。


不行了,再这么想下去,一定又会哭出来的。马思远轻轻呼出一口气,抬头一瞥,karry还站在原地没动,眼睛却像是盯着自己很久了。


Karry想起来,自己把信夹在那一页,他当时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的马班长了,便把《小王子》里的那一句话当做最后的告白。


“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的一朵花。那么,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,就会觉得漫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。”


他以为记忆已经远去,可他却毫无阻碍地念了出来。在他心神恍惚之际,说了出口。


马思远的意料之外如此明显,以至于Karry还产生了一丝丝的尴尬羞涩。


“你不是,随便放的么?”


他朝他的小王子走去,隔着桌子,伸手拂过他的额发。


“傻瓜。”


马思远的表情令他内心一片柔软。


你也是喜欢我的,对么?不是一场梦,那是真实的,马思远喜欢Karry。就算是十年前,也是。


灵魂深处,藏匿十年的爱意那么汹涌地侵袭而来。


喂,我喜欢你,很意外吧。


那句他以为照着别人的情书里念出来的话,其实是内心的真实写照,却不敢让他知道,连告别也胆怯得躲起来,连亲眼看他也不敢,连喜欢也说不出口。他害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开,更害怕见到马思远笑着对他说一路顺风,好像两人从此变成陌路人,就此再无瓜葛。


“马思远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走之后,不要让别人摸你的头。”


马思远挥开他的手,哦了声,“也只有你会摸我的头。”


“还有,”karry收回手,插着兜笑了笑,“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你好啰嗦。”马思远侧过脸,表情倔强眼神却泄露了脆弱。这个人说着这些话,好像不会再出现一样。好难受啊。


他痛苦的表情,看的清清楚楚。Karry苦笑道:“还有……”


“什么啊……”


“我在未来等你。”


尾音还在绕梁,Karry眼前闪过一道白光,接着便发现自己坐在了沙发上。一转头,成年版的马思远正站在厨房里切菜。


相当有节奏的声音。


Karry从后一把抱住他的马思远,咬着他的耳朵,细语轻喃。


“马班长,记住了我的话没?”


马思远一脸莫名其妙,又被他闹得脸通红,无奈只能放下了菜刀,挣了几下没成功才说:“你发什么神经啊!”


“我说,我爱你啦,宝贝儿。”


“……突然说这个干嘛。”马思远别扭地转过头,耳朵红的要滴血。


即使过去那么多年,他的马班长还是这么容易害羞,令他爱不释手。


“其实,你当年就喜欢上我了对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什么时候?一见钟情么?”


“什么啊,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
“死鸭子嘴硬,你早就喜欢我了,还不承认。让老子追了这么久。”


“滚你的,再不放开你来做饭哦。”


“我抱着你做。”


“你抱着我怎么做啊,手施展不开啊。”


“没事,让我抱一下嘛。”


Karry男神难得撒一次娇,马思远被戳中软肋,只得软着声音反复问他是不是发烧了,还是病了,脑子被门夹了么。


Karry抱着他的马思远,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容。


他可能做了个梦,但无论是梦里梦外,马思远还是喜欢他的。